海崖文学

主页 > 短篇小说 > 人生故事 >

谁的寂寞开了

时间:2012-10-06  阅读:  作者:一树繁华

远处的烟火明明灭灭,那火光吻上我的脸颊,照得通红。眼眶里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那些徘徊在脑海中的记忆,瞬间清晰。
01.
一大摞演讲稿在阳光的灿烂照耀下,随风飘扬了5秒之后落在地上时,我也以难登大雅之堂的姿势很难看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当时我可以十分确定的是自己撞上的绝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可我就感觉好像是撞上了一堵墙。由于这次碰撞含有99%的突如其来性,导致我毫无防备的擦破了手心,传来揪心的痛,让我的眉毛都蹙在了一起。
对不起,你没事吧。
头顶上方一个温柔的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时,我还深深地沉浸伤痛当中。彼时的我正龇牙咧嘴的看着我的伤口,就听到了这个让我现在以为日并且以后一直认为很好听很好听的声音。
对不起,你没事吧。
听到他重复了第二遍后,我就一脸灿烂的抬起头,可看到眼前的这张脸之后,瞳孔霎时一紧,喉咙里那句“没事”就硬生生地憋在了肚子里。在明亮的阳光衬托下,五官端正棱角分明的帅气脸庞如同云雾里的一束光一样照进我的世界,让我顿感有暖流淌过心田。
在我瞳孔的倒映下,那个男生的脸部表情一共经历了歉意、惊讶和惊喜三个阶段,然后男生咧开嘴,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笑着说,林雅轩,是你啊,还记得我吗?
我及其诚恳的摇了摇头,因为在我的记忆中这张脸好像在我十八岁之前未曾出现过,因为我没有印象,一点也没有。眼前的男生反倒没有觉得尴尬,而是径自蹲下来,用他那双好看又清澈的眼睛直视着我说,我是李明哲啊,李明哲。
我发誓之所以又点了头绝对是因为他的眼神特别真诚,真诚到我不忍心再用摇头来打击一颗美少年的心,就这样鬼使神差的,我重新找到了一位貌似好久未见的异性美少年,起因居然是一次碰撞。
KFC里,热热的草莓奶茶散发着诱人的香味,空气里到处氤氲着浪漫的气息。我跟李明哲面对面坐着,互相沉默着。我不说话,他亦不言语,好似在配合我一样。可能是他发现如果他不说话那我们就会一直僵硬在这里,也或许他最终没有耐住继续沉默的性子,总之,不知道我是数到薯条桶里到底有多少根薯条的时候,他终于开了口,说你怎么不吃啊。我笑笑,摇头说,没胃口。他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然后说,那我吃了。我还没来得及点头,他就一把抓起一个汉堡大口大口地吞咽起来,然后眯着眼睛笑着含糊不清地说,我快饿死了。看到他滑稽的吃相,我“噗嗤”一声笑了,接着就看到他如释重负般呼出一口气,说你终于释怀的笑一次了。
我愣住,抬头,碰上他认真的眼神,看到他从眼底射出的光,黑色的,像漩涡,让我差一点就沦陷进去。
这时我的手机适时的响起。是尹蓉打来的,我还没有说话就听到那边传来一句话,一句话,只有五个字,却勾起了我心底所有的悲伤。尹蓉说,马克凯走了。
马克凯,这个敏感的字眼,让我的眼泪泉水般涌出,对面的李明哲一看到这个情况就一下子慌了手脚,忙不迭的问我怎么了。我只是不说话,一直哭,一直流泪。
马克凯,你还是走了,带走了我对爱情的执着和忠贞。难道你就忘了你曾经信誓旦旦地对我说,雅轩,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可你现在,说走就走,没有一点留恋,没有一点想念,那我在你的心里,到底算什么?
还是尹蓉说的好,开始懂了时间让我们有了距离,渐渐明白,原来爱情里没有地久天长。
02.
尹蓉是我的闺中密友兼军师,我们被称为播音系的“绝代双娇”,可我并没有觉得我有什么地方可“娇”的,倒是尹蓉,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让我都自愧不如。可能是经常与大美女在一起的缘故吧,所以有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真的觉得自己也算漂亮。
当我刚踏进宿舍的时候,尹蓉就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把我拽到了床边,看着我认真的说,有走就有来!把姓马的那小子忘了吧,我们的冬天过去了,春天就不远了。
我一时没弄明白她到底什么意思,直到她挤眉弄眼一脸坏笑地说,刚才送你回来的那小子是谁呀的时候,我就意识到她肯定想歪了,而且歪的就跟学校那棵常年直不起腰的杨树一样不一般。学校里就这么一棵杨树,还因为常年的雨打风吹,树干已经弯到了随便一个人就能够一跃而上坐在上面欣赏校园的美丽湖景。张嘴就要辩解,可尹蓉不吃我这一套,边伸手打住边说,去你丫的,以前跟马克凯都一直隐瞒到花儿都谢了才被我们偶然发现。快说,什么时候钓上的?
我白了她一眼说,滚!
晚上熄了灯,尹蓉抱着被子非要跟我挤在一张床上。我不得不替我那张日积月累已经面目不堪的床而感到痛心疾首。我说你又来干嘛?她白了我一眼,说你丫的,我害怕你想不开!我说我又不是傻子。她就用她那一惯的鄙视的眼神看着我说,你比傻子聪明不了多少!我说没事,你放心吧,我会让自己平下心来的。
过了半晌,过了我以为她已经进入梦乡同周公约会时,尹蓉才有说话了,说的深度又朦胧,她说,记得是谁说过,如果没法忘记一个人,那就不要忘记好了,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忘了马克凯,是真真正正的忘记,不留一点痕迹。可是,这现实吗?我怎么会忘记一个曾经给过我那样爱情的人,一如一个即将面临死亡的人获救了一样,那个有恩于他的人,会永远的在他的记忆里永存。或许马克凯不会是那种恩人让我永生难忘,但我至少还是会在脑海深处有个他的位置,因为毕竟,他曾在我的生命里,那样华丽的出现过。`
游乐园是情侣玩浪漫的最佳场所,这句话一点都没有错。昨天李明哲看我哭的痛不欲生泪流满面,于是在宿舍楼下,他用手扶着我的肩膀,满眼怜惜地说,雅轩,伤心的时候就应该去放松心情,明天我来接你,我带你去好好的放松心情。我不知道怎么了,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如果没有拒绝的话对方就会认为你默认了。没错,李明哲就是这样认为的,他也这样做了。
第二天的太阳升到刚好的角度时,我就听到楼下有人喊我的名字,喊得春意盎然喊得心花怒放,尹蓉打开窗子看到了楼下的李明哲后,转过身来说,雅轩,你赚了!彼时的我还沉浸在美妙的梦乡里不知所以,然后就被尹蓉惨无人道地摇醒说,你丫的快下楼,别让人家等太久了!我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眼,猛地惊醒,意识到了眼前的状况,于是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连忙拖拉着拖鞋走到窗边,对着楼下一脸美好的李明哲说,一会就下去。
到了游乐园,看着眼前成双成对的年轻男女或亲热或暧昧的动作,让我和李明哲毫无动作的荒凉显得特别的单调,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但李明哲就不这样认为,他很随意,随意刀有时候真的让我觉得马克凯还没有走,而是依然在我身边,就像现在,卖我喜欢吃的甜筒,送我喜欢玩的布偶和将我喜欢听的故事。以前,这都是马克凯的事情。
然后我的心情就从昨日那个阴霾的不行的压抑里,慢慢的走出来,变得像今天的太阳一样,明亮而又光彩。就在李明哲很自然的拉着我的手,走向摩天轮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张对于我来说熟悉度跟讨厌度同等多的脸,这张妖艳的让我有点恶心的脸的主人,叫薛宁。不为别的,只因为马克凯在我之前还有个女朋友,而这个人,就是薛宁。
薛宁的身边站着一个高大的男生,应该也是她新交的男朋友吧。尹蓉就说过,这女人换男朋友的速度比她换衣服还要快,薛宁显然是看到我了,因为从她的眼神中我已经读懂了鄙夷和嫌弃,可当她看到李明哲之后,突然就大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然后和她那个男朋友手牵手的走了过来。
她说,是你啊,李明哲。李明哲点了点头,说是啊,这么巧。我于是偏过头,问你们认识啊。然后薛宁就咯咯地笑个不停,最后无比骄傲的一字一句的说,李明哲以前追过我呢。她的眼神,她的表情,无不在透漏着她的居高临下,是啊,那个意思就是站在我身边的男生和那个我深爱着却已经远去的男生,都曾经被她俘虏过。正当我无地自容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李明哲就用认真的语气说,别闹了,薛宁,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呢。说完,拉着我离开。全然不顾身后的薛宁一脸的尴尬站在她男朋友身边。

猜你喜欢

阅读感言

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文章推荐
深度阅读
迟来的爱 城市 爱一个人真难 三月的夜了,花开了么? 毕飞宇:干净的写作 邂逅江南 上帝的赌约 等待,那场雪 2016年春节乡村生态见闻与思考 给女儿的信 爱情-季羡林 烛影摇红 古田山庄 翻版的农夫与蛇 走进你,温暖我 冬阳 不同商业模式,不同的结果 老实善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傻 尾声二 第十一节 年轻,应该让每一天都在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