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崖文学

主页 > 针砭杂文 > 网络文摘 >

此生,要不留遗憾地活

时间:2016-04-21  阅读:  作者:戴淑芬

  又是一年清明祭,整个四月也因为这个节日蒙上了浓得化不开的哀思,让人不由地联想到了那个平日里大家讳莫如深,却又无从回避的沉重话题——死亡。草木有荣枯,日月有升落。本是稀疏平常的生老病死自然规律,却因为心中有爱,多了太多的不舍和眷恋。

  提及死亡,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一些画面:

  我6岁那年,在离家不远处的公交车站旁,一位父亲瘫坐在地上,抱着刚被公车碾压过惨不忍睹的女儿低声啜泣,那双粗糙的大手在风中瑟瑟发抖。他心疼地捧起女孩细嫩的小脚,不停地揉搓着,嘴里还喃喃道:“孩子醒醒,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看,爸爸买了你喜欢的书包,还没得及送给你呢……”那是我第一次接触死亡,第一次意识到,失去至爱原来这般疼痛。

  我15岁那年,去医院看望一个生病住院的亲戚,到达亲戚的病房需要途经一间大大长长的血液透析室。那里面坐着很多的人,有年幼无知的儿童,有豆蔻年华的姑娘,有三十而立的壮汉,也有双鬓斑白的老人。他们神情落寞,眼神中弥漫着一丝挥之不去的忧伤,或默默地看着窗外,或呆呆地凝视天花板。鲜红的血液在他们的身体和机器之间来回传送,混合着医院84的味道,我顿时毛骨悚然,一股寒流弥漫全身,仿佛嗅到了死亡的气息。才知道,命运是种很玄的东西,被死神亲吻的人,是不分年龄的。

  我20岁那年,有次去给一户人家的孩子补习,结果他家人都不在,只留了保姆守门。保姆说:“爷爷走了,没人在家”。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爷爷外出了,便傻傻地加问了句:“爷爷去哪啦?”保姆看着不识趣的我,怏怏地回应:“死了”。听到这个词,我顿时愣住了。不敢相信,前一天还在和我谈笑风声,计划着今天要给我买糖炒栗子吃的那个爷爷,已经不在了。

  我24岁那年,奶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她头一秒还在痛苦地呻吟,下一秒已经安详睡去。在那个月高风黑的夜晚,在那个公墓林立的陵园,我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抬进那个狭小的“木屋”,随后被一铲又一铲的黄土覆盖。我知道,我再也看不到她的笑,再也不能对她好了。在我和她之间,在生与死之间,从此隔着一块墓碑。

  我27岁那年,路过一家医院的急诊病房,看见里面躺着一个浑身插满管子的中年妇女,病房外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独自跪坐在地上,无力地倚着墙壁,目光显得呆滞而迷离,一次次,几近梗咽地自言自语:“我没有妈妈了”。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她的世界瞬间崩塌,年少如她,又怎会想到死亡离她的妈妈那么近,那么近。

  这些年来,看到太多生命,熟悉的,不熟悉的,在岁月里戛然而止。慢慢理解了“无常”,理解了福祸相倚。人终归是渺小的,有些命运,我们真的无力抗拒。谁也不知道生命会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结束,不求荣华富贵长命百岁,只求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叶般静美。

  想起于丹说的一段话:“生命来来往往,我们以为很牢靠的事情,在无常中可能一瞬间就永远消逝了;有些心愿一旦错过,可能就万劫不复,永不再来。”

  我不忌讳谈死,一直觉得,对死亡的思考,能从某种程度上减轻对未知的恐惧,也能让人更从容地看待得失成败,理清生命中对我们而言最为重要的东西,从而更好地活在明天。

  偶尔我也会想,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会是如何收场的呢,是被疾病夺命,以伤害而终,还是寿终正寝?我们总是期望能以最优雅最自然的方式落幕,可这一切又岂是渺小的我们所能控制?生命的最后,我会留有什么遗憾吗?将来我的墓志铭上会有着怎样的文字记载?如果有,我希望是——“我来过,并努力爱过,每一个真心待我的人”。

  前些天,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位于上海名为“醒来”的死亡体验馆在清明节当天正式对外开放了。它通过预立遗嘱、遗体捐赠、撰写自己的墓志铭、体验者亲身躺入棺材中、模拟的遗体告别仪式、4D焚化炉逼真火化等等方式,给参与者提供一次死亡预演。真心感觉这是个不错的项目,下次去上海,我得找机会去体验一番。

  人在年轻健康的时候,有必要去体验一回濒临死亡的感觉。用一个“濒死者”的视角去看待世界,会突然顿悟生命的可贵、爱的美好,留下一些有价值的思考。也许吧,只有碰触过死亡,人才会活得清明。只有理解了无常,人才能靠近幸福。

  很佩服一些西方人的生死观,他们会把死亡看成生命自然凋零的过程,有如花开花谢,云卷云舒,无需惊慌,亦无需诧异。他们会在健康时立遗嘱、买保险,更会在生命终结时安静体面地告别。

  其实,每个人从一出生就在缓慢地走向死亡。生命,说白了,不过是一场体验,一场短暂的得到,一场永恒的别离。无论我们家财万贯,还是贫困潦倒;无论我们声名显赫,还是默默无闻;无论我们儿孙满堂,还是孓然一身,当生命走向终结,我们都无一例外地归于尘土。重要的不是生,也不是死,而是生死之间的那个过程。

  还记得吗?

  那一年,你买下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衣裳,如获至宝一样把它捧回了家,却一直舍不得穿,总想留到某个特别的节日再盛装登场。于是,它在你的衣橱里站成了永恒,最后身材发胖走形的你也只能望“衣”兴叹。

  那一年,你心里有了喜欢的女孩,却没能鼓起勇气表白,若干年后再见时,她早已为人妻为人母,而你的心里那个位置还一直为她空着,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隐隐作痛。

  那一年,她总是搂着你的脖子,撒娇地让你说爱她。腼腆内敛的你却打死不肯说,你以为她知道的,无需多言。直到有一天,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没能回来。你翻阅着她留给你的信,看到信中那一句:“我多么希望能听见你亲口说声——我爱你”。那一刻,你失声痛哭,恨自己当初没有及时表达爱意。如今,你想对她说千千万万句“我爱你”,她却永远都听不到了。

  那一年,你计划着带父母去周游世界,陪他们看看巍峨的山看看辽阔的海,但大大小小的借口让你一推再推,一年复一年,还是没能成行。你以为有的是机会,有的是时间,直到那一声噩耗传来,才懂得岁月不饶人,徒留“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伤

  我们总以为来日方长,以为一切都来得及,以为那些人会一直在原地等着。直到后来才发现,我们错失了那么多的美好, 留下了那么深的遗憾。

  我们总是要在失去后,才懂得要活在当下,才懂得什么是最重要的。明天和意外究竟哪个先来,谁都不知道。死亡的存在,善意提醒着我们珍视已有的幸福,努力而不留遗憾地活着。不要总找借口,不要总是等待,在能拥抱的时候拥抱,能相爱的时候相爱,直到有一天,我们微笑着,入眠。

猜你喜欢

阅读感言

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文章推荐
深度阅读
冬阳 2016年春节乡村生态见闻与思考 走进你,温暖我 给女儿的信 毕飞宇:干净的写作 翻版的农夫与蛇 迟来的爱 尾声二 第十一节 爱一个人真难 等待,那场雪 不同商业模式,不同的结果 爱情-季羡林 城市 邂逅江南 上帝的赌约 烛影摇红 三月的夜了,花开了么? 年轻,应该让每一天都在冒险 古田山庄 老实善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