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崖文学

主页 > 经典文章 > 情感文章 >

报名参加7.21工人大学

时间:2020-02-20  阅读:  作者:石建华

报名参加7。21工人大学

1976年年6月初,我们五冶机修厂正在筹备成立7.21工人大学,厂里文件已经下发到各科室和车间,在全厂的青年工人范围内都做了动员,希望大家踊跃报名。我在材料科里已经看到了文件。

我从木模工到材料计划员,一直都感到自己在文化知识上是非常缺乏,深深地感觉到我原来的那点儿初中文化底子,已经远远地不能适应我现阶段的工作需要,很想报名参加厂里7.21工人大学的学习,但又担心科里缺人手,我的老科长肯定不同意,所以一直没敢去报名。

一天中午,我们团小组的全体小伙伴们照常端着饭碗在我的办公室吃饭,厂部机关的党支部书记龙科长走了进来,看到我们团小组的人都在,就笑着说:“你们团小组的人倒挺整齐,一个不少,都在啊。我正找你们一个一个地做个别谈话,动员你们报名参加7.21工人大学。既然你们都在,我就不用一个一个地去说了,希望你们都去报名。上7.21的重要意义我就不须再讲,文件你们都看到了。现在距离报名截止的时间只剩几天了,希望大家都抓紧点,时间不等人,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错过了这个机会。可没有地方买后悔药呀。”

办公室里当时就有不少年轻人问:“是不是凡是报了名的都可以去7.21读书。”龙科长:“要报名的就要赶快,在今天下午上班时间到我办公室来报名。过了今天报名就截止了。当然也不是所有报了名的都可以去7.21读书,领导要经过研究统一平衡,最后做出安排。”

龙科长说罢便离开了我的办公室。临出门时用手拉了一下我的胳膊,示意要我跟他出去有话要对我说,我顺从地跟着后面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龙科长关上了门,示意让我在他对面的办公椅子上坐下,他满脸疑惑对我小声地问:“小石头,我始终就没有弄明白,你为什么就一直不报名参加7.21工人大学的学习?你莫非不会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吧?”

因为没明白他的意图,我不敢信口开河,只能小心谨慎地回答,话语间还是流露出了一句大实话:“参加7.21工人大学的学习,我做梦都想啊,我之所以为什么没有报名,其主要原因就是担心我的老科长不会同意。他根本不可能放我去上7.21啊。”

龙科长立刻反驳我:“报不报名这是你的态度,批不批准那是组织上领导们考虑的事情。关键的关键是首先看你自己的态度。你是否自己愿意报名?”

我马上站起身来回答:“我当然愿意报名。”

龙科长不容我多说,立即打断我的话:“那好,你现在就什么话也不用说,也不要到处乱走了,你马上就在我这里给我写报名申请。”

说着,他就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信纸交给我。

我不假思索地接过这张信纸,顺手拿出一支钢笔,在这张信纸写下了全文如下的入学申请书:

入学申请书

敬爱的厂领导:

我志愿申请参加五冶机修厂7.21工人大学的学习,请领导审批同意。

特此申请

材料科 石建华

1976年5月5日

写完以后郑重其事地交给龙科长。

龙科长说:“你的报名申请手续,第一个流程已经完成,组织上能不能批准,你就不要管了,领导会有领导的考虑。你回去忙你自己的工作吧。”

说着顺手就把我刚写完的入学申请书放到办公桌上的一个文件夹里。

又过了10多天。厂党委就以正式文件的形式下达了批准成立五冶机修厂7。21工人大学的文件,并在文件上公布了7。21工人大学全体学员的名单。

在这份文件的名单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这就意味着我的入学申请,厂党委已经正式批准了。便高高兴兴地拿着这份文件叫给我的老科长看。

没有想到我的老科长一看到这份文件,大致地翻阅了一下。脸色大变。

他立刻就跟我发火了:“简直胡闹,谁让你去报名的?”

我小声辩解说:“我自己实在是想学习,所以就去报名了。但是最终是经过厂党委批准的,这又不是我个人能决定得了的。有什么意见你可以去找厂党委去提,别光冲着我发火啊。”

老科长心急火燎地高声反驳道:“你说得倒挺容易。难道喝凉水就不能沾牙啦?我也算是一个老八路出身的老干部,能有几个胆子敢直接找厂党委去提反对意见。作为一个具有三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我对厂党委的文件决定只能有服从和执行的份儿。”

说到这儿。

他的话稍微缓和了一些:“你要去学习,这是好事。年轻人愿意学习,也是正当的。我应当支持你。但是你总得要在事前先给我打个招呼,也好让我有一个思想准备才对。现在你小子说走就要走,你的工作总得有人来接,由谁来接替,这些都需要研究。选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总得给我留一些时间啊。”

我的尚师傅抬起头来,手里一边拿块手绢擦着眼睛,一边不满地对我说道:“老科长说的意见,我也深有同感,原先我看你小子,也的确是一个实实在在能干事的人,我也是实心实意巴心巴肝地在教你,咱们两个好歹也算是师徒一场,你小子要走,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实在是不够意思。”

是啊,人家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还有啥话可说的。上7。21报名学习这件事我办得实在是太仓促了,也没有向尚师傅和老科长透过半点风声,实在太对不起他们,这的确是我的不是。该挨骂。

猜你喜欢

阅读感言

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文章推荐
深度阅读
指尖幸福 19条关于爱情的句子:不要因为一 当红炸子鸡的夏天,绑成马尾的过 在英国寻找南方的空气-阿尔维蒂 想和一个不庸俗的人 做一对庸俗 我是哭着打开心窗的 如果河流记得 去罗马的路只有一条 小说《白鹿原》读后感2 化刀 闲看乐仙八月秋 她不理我的说说 “唧唧复唧唧 那张泛黄的作业纸 那年,我长大了。 24句淡淡哀伤爱情语录 路,很远 50句唯美哲理经典爱情语录 左手陌生人 中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