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崖文学

主页 > 日志大全 > 情感日志 >

双生花

时间:2014-07-04  阅读:  作者: 田澍绮

  你是否想过在你最快乐的时光里突然多出一个碍事的姐姐。

  就在我五岁那年,妈妈从乡下带回来一个女孩。妈妈说她是我的姐姐,小时候一直在爷爷奶奶那里住,现在要接回来。

  我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姐姐没有什么好感,即便她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妹妹你可以过来帮我一下吗。”

  我的姐姐就是这么多事,经常叫我帮这帮那,也是,一个乡下来的孩子怎么能跟我比。

  “这个怎么关闭呢,妹妹。”

  姐姐总是这样一筹莫展的对我笑着。

  "上次不是教过你吗,什么猪脑子!教你这么多次你都不会!连关闭网页都不会!哼!"

  我越来越讨厌这样的姐姐,我讨厌她对我有好的感觉,就算我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她都能接受!我讨厌她对我的好!我讨厌她对我一沉不变的笑脸!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长期的忍耐下,我终于爆发了,我用刀捅死了自己的姐姐。

  “医生!医生!”

  一家精神病院里一个中年妇女抹着脸上的眼泪疯狂地抓着医生的手不放。

  “医生!请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我真的不想让她这样下去!”

  女人有气无力地说着,说完整个身子都瘫在地上。

  “我会尽力的,只是这方面的话要需要长期的调养才行。”

  医生拉起中年女人走进办公室。

  女人久久坐在长椅上不肯离去。

  “妈妈,你看外面,好多白色的是雪吗?”

  此时,对面走来一对母子,女孩懵懂的指着窗外飘飞的雪花,好奇的问着妈妈。

  “对啊,那些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小精灵就是雪哦!”

  女人坐在长椅上,不愿再这样看下去,也许是心里的不忍,转身离去了。

  “姐姐,我很喜欢你哦。”

  一个女孩穿着病号服坐在医院的床上,手里摆弄着一个布娃娃。

  “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姐姐的圆润的身体呃……”

  女孩纤细的手指缓缓地从额头一直划到脸颊。

  “哦…不对哦…我就是姐姐哦…明明没有妹妹的……”

  女孩鬼魅的一笑,向后一倾,抱着手里的布娃娃倒在床上。

  “女士,您女儿的病越来越严重了”

  医生严肃的告诉女人。

  “严重…”

  眼前这个女人,彻彻底底的傻了,她了解女儿女儿的病情,但没想到会进展这么快,如此严重……

  女人长叹了一口气,说,

  “严重到什么程度…”

  这话语里带着惋惜,更多的是放弃。

  “这个不好说…病人现在精神有点错乱,记忆也有衰退。”

  “什么,连记忆都开始逐渐消失吗?”

  “是的,不过这几天病人一直有提到过姐姐,病人是不是有姐姐,如果把她的姐姐叫过来见见病人说不定对病情有好处。”

  “姐姐?什么姐姐…她从小到大就没有姐姐啊。”

  医生为难的想了想,说,

  “这样啊,那可能是病人幻想出来的人物。”

  听到这,女人低下头默默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呃…我可以见见她吗…最后一次……”

  “好吧,病人情况不稳定不要刺激她,会有自残事情发生的。”

  女人扶着墙壁,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进一个房间。

  “馨儿,看谁来了。”

  女人笑着走进房间,向躺在床上的女孩辉辉手。但是,床上的女孩却一动不动,仍然抱着手里的布娃娃。

  “馨儿,馨儿,还记得我是谁吗。”

  女人走到床边推了推女孩。

  “啊…”

  女人再也笑不出来。

  女孩躺在被子里,鲜血将女孩死死地凝固在床上。

  女人看到的最后一幕,女孩抱着布娃娃躺在温暖的床上,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双生花

猜你喜欢

阅读感言

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文章推荐
深度阅读
尾声二 第十一节 邂逅江南 冬阳 走进你,温暖我 等待,那场雪 老实善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傻 烛影摇红 迟来的爱 年轻,应该让每一天都在冒险 城市 2016年春节乡村生态见闻与思考 毕飞宇:干净的写作 爱情-季羡林 给女儿的信 古田山庄 翻版的农夫与蛇 爱一个人真难 上帝的赌约 不同商业模式,不同的结果 三月的夜了,花开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