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崖文学

主页 > 故事荟萃 > 情感故事 >

无可交织的时空(第一季)

时间:2020-07-12  阅读:  作者:蔡弈文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的心是一潭死水。现在,他心已经不再是死水,而是死灰了。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他用他的理性俯视着周围的一切。他有很好的自制力,总是做最有利于自己的打算,并且一旦做出决定,就会坚决执行。所以,他在别人眼里是个优秀的人,优秀得有些不近人情。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不同的时空,它们彼此交错,但是转瞬即分道扬镳。唯一交叠的,只是一周一天的短暂时光。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的生活不是现在这样——在每一个宁静的清晨逃离寝室,等到夜深人静,他才再次在宿舍楼下出现。朋友常说,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他并没有走,只是不想出现了。他不愿相信任何东西了,只是每天机械地做着该做的事情。他不敢闲下来,因为一旦无事可做,他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回忆的漩涡,让那些尘封的往事一次又一次折磨他那伤痕累累的内心。

  • 也许,忘记是最好的事情吧。但那又如何忘记呢?洛慕害怕睡觉,因为他睡觉之前早已平复的心,会在醒来是再次滴血。睡眠让他放松警惕,让他内心深处的脆弱彻底暴露在他的面前。

    她,就是紫雨。如果让他重新选一次,他还是会选择遇见她。也许他是对的,人生苦短,有时候酣畅淋漓地醉一场,会比一直单调地活着好得多。

    (一)

    那就让我们回到洛慕遇见紫雨之前的时光吧,他们的故事到底是怎样的开始的呢?

    此时的洛慕,是一个刚进入大学的大一学生。时值冬末春初,洛慕经过一学期的生活,已经失去对大学的新鲜感。他不再追逐大学里那些形形色色的社团,也不去幻想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他只想学习,拼命地学习。他对他向往的专业有一种执着的热爱,于是,他把学习当做是一种娱乐。大一寒假,他回了家,但他的作息依然没有变,做的事情也没有变化。他不对其他东西有什么好奇,也不认为,生活中还有什么值得他追求的东西。

    只是,有时候,他会感觉疲惫,那是一种整天坐在电脑前,关在钢筋混凝土的屋内产生的厌倦。厌倦感有时十分强烈,让他喘不过气来。

    终于在三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四的傍晚,洛慕走出了狭小的寝室,在被落日余晖染红的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踱步。耳边传来鸟的鸣叫,那叫声有些凌乱,但很和谐。湖边的水映着天上的晚霞,在小桥边流入一条小溪,小溪里水声淙淙。溪边的桃花已经快要凋谢,在风中不断飘下几片红絮,落在小溪里,随着溪水流向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洛慕心情十分畅快,他觉得一身轻松。在这里,所有非自然的东西暂时不存在,他都可以把它们丢在一边,唯独存在的,是他,和这幽静的风景

    他向溪边一条鲜有人涉足的小路上走去,想进远离人烟,走到树林的深处去。这时,他感到背后有人拍了一下,转过身,看见好朋友向阳抱着篮球向他微笑:“洛慕,在干嘛呢?一个人挺闷的吧,过来和我们一起打球吧。”洛慕看了看向阳,尴尬地笑了笑:“不了,我还有事情要做,下次吧。”“就知道你事多,那你去忙吧,下次一起吃饭啊。”向阳说完就拍着篮球跑向另一个方向。

    向阳是一个很开朗的人,在校学生会任职,喜欢各种社交。他的性格与洛慕迥然不同,但却是洛慕最好的朋友。他们无话不谈,住在相邻的寝室,平时经常一起出门娱乐。他们快乐时一起分享,难过时也互相倾诉、互相安慰。他们是很好的兄弟。

    洛慕现在不想打球,只是因为他希望安静地享受自然的静谧。于是,他继续向那条小路走过去。洛慕隐隐约约地感觉,小路的那头,有更加美丽的风景等着他。

    渐渐走向树林的深处,低沉的哭泣声隐隐传来,那声音清澈、平缓,透着一种难以抹去的哀伤。洛慕加快了脚步,在小路的尽头,看见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生坐在花坛边。

    这是洛慕和紫雨的第一次相遇,很难想象,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haiyawenxue

    洛慕被眼前的景象弄得不知所措,只能呆呆地站在花坛的不远处,看着这个流泪的女生。他不知道是应该上去安慰还是转身离开。

    “你怎么又回来了?!”那个女生突然说话,把洛慕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洛慕语无伦次,心想,我可是从没见过她呀。

    那女生止住哭泣,伸手擦了擦连上的泪珠,仔细地盯着洛慕看。洛慕被她看得很不自然,只好避开她的目光,看向别处。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那女生轻轻地说。

    洛慕这才看向她,仔细打量了一眼。只见她身着白色衬衫和牛仔裤,满头长发自然地披散在耳边,眉目间透着清新脱俗的美丽。眼睛虽然红红的,但别有韵味,似含着露水。她双手抱着腿坐在花坛边的石台上,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

    洛慕看了半晌,最终开口说道:“你一个人在这儿哭,有什么伤心的事吗?可以和我说说吗?”那女生一言不发地低下头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没什么,我的私事。我一个人静静就行。”

    洛慕走到她旁边,也在花坛边的石台上坐了下来。他被自己的动作吓了一跳,心里乱成一团: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说她想一个人静静,可我为什么还会坐在她旁边?洛慕想要起身离去,但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

    “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你要清楚。有时候,一个人过于关注一件事,就会错失许多身边的美丽。就好像现在,这里的风景多么幽静,夕阳、落花、树木、鸟鸣,仿佛让我来到另一个世界。然而这一切,你都没有注意到呢。”洛慕幽幽地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

    她静静地听着,抬起头,环顾四周,又呆呆地望向他。洛慕没有看她,他只是盯着面前的一棵树出神。

    “我知道你说的意思,但那是因为你的心中什么都没有。没有烦恼,没有回忆。所以,你看到的东西是那么洁净。我不同,你说的美我没有心情欣赏,因为我现在很痛苦。”她小声地说,像是对洛慕,也像对她自己。

    haiyawenxue

    “人要一直向前看,永远相信明天是美好的一天。毕竟,一切皆流,没有人可以再回头了。”洛慕依旧看着那棵树,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温暖的味道。

    她停止了哭泣,沉默许久,变得安静。

    “你看,安静地坐在这里多好。你有什么伤心事,可以和我说说吗?”洛慕说。

    “不行。”

    ……

  • 他们竟然这样聊开了。从后面的谈话中,他才得知,她叫紫雨,也是大一的学生。不论他们聊什么,紫雨总是对自己哭泣的原因避而不提,洛慕也没有追问。就这样,不知不觉,天完全黑了下去,树林的小径边亮起了昏暗的路灯。月亮升至中天,花坛中的叶子上凝起了晶莹的露珠。

    他们沉默了一阵了,紫雨看了看时间,轻轻说道:“时间不早了,是时候回去了。无论如何,谢谢你的安慰和开导。我每天都在这里的。”她脸上泛起一丝微笑。

    洛慕和紫雨并肩走在了回去的小径上。

    ……

    回到寝室,洛慕立刻受到了室友的诘问,他失踪了一个晚上,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洛慕辩称自己是出去学习了,可是没有人相信,因为他的书包还放在自己的桌上。

    (二)

    洛慕的失常,是从第二天开始的。他清晨醒来就无精打采,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室友们都看出了他的变化,问他是否生病了,但他都予以否认。洛慕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习惯性地认为自己没事,强迫自己进入一天忙碌的学习中。还好这天是周五,洛慕的课不算太多。

    终于到了星期五的傍晚,洛慕疲惫地回到寝室。他默默地站在室外的阳台上,对着楼边的山林发呆。“洛慕!”身后传来一声轻快的呼唤,他转过身,看见向阳笑嘻嘻地看着他。“今晚团委那边放电影,我们一块去吧。”向阳笑着说。平常这个时候,洛慕真的会去,这是辛苦一周来仅有的放松,但是今天,他却莫名其妙地没有心情。“我就不去了吧,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洛慕说。向阳走过来,仔细看他的脸色:“你没事吧,是不是生病了?”洛慕连忙解释:“我没事,可能是太累了,休息休息就行。”向阳又关心地问了几句,见他没事,就匆匆离去。

    洛慕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此时的他精神状态很不正常,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他回想起昨夜紫雨临别时说过的那句话“我每天都在这里的”,忽然,他情不自禁地向外走去。

    小溪的水依然缓缓地、静静地流淌,水畔的花还是如昨天一样,随风飘落。夕阳依旧染红西方的天际,给大地上的一切披上一层红衣。洛慕没有驻足欣赏,他步履匆匆,径直向那条溪边的小路走去。

    小路上一如既往地安静,洛慕凝神细听,除了鸟鸣和虫鸣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小路的尽头,洛慕向那个花坛望去,一阵莫名的失望涌上心头。花坛边空空如也,只有几片落下的绿叶。“我每天都在这里的。”洛慕耳边仿佛听到了这句话。然而,眼前的景象却似给了他当头一棒,把他拉回了现实。“也许只是她现在还没来吧。”洛慕心里想着。他在花坛边躺下,闭上双眼。

    他渐渐进入梦乡,也许经过一天的忙碌,他太累了,而这个清幽的环境又卸下他身上一切沉重的包袱。总之,他一个人躺在花坛边睡着了。从黄昏一直到路灯亮起,再到花叶上凝聚了露珠,小路上总是静悄悄的,只剩下夜莺在无尽的黑夜里鸣叫。

    洛慕终于醒来,下意识地看向四周,一切还是睡前那样的安静,只有路灯发出昏暗的白光。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了,他挣扎着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紫雨依旧没有出现,如果出现,她一定会叫醒他。洛慕心情低落,怔怔地站在花坛边出神。

    他一个人走回了宿舍。因为是星期五,室友都还没有睡觉,他们正在讨论今晚团委放的电影。“洛慕,你去哪儿了?今天的电影你错过了真可惜。”洛慕没什么感觉,只是默默走去洗漱。

    夜深了,洛慕一个人躺在床上,心里空空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不想知道。一个人花费一个晚上去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换在以前,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浪费时间是一种罪过,因为时间对他来说太珍贵了。

    haiyawenxue

    (三)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洛慕处在茫然的状态中。有时候上课听着听着就会走神,写作业写着写着突然不知在写什么。每天傍晚,他都会走上那条杳无人迹的小路,坐在花坛边待上几个小时,什么事也不做。“洛慕哪去了?怎么总不见他?”身边的朋友发现了不对劲,但洛慕不顾他人的议论,依旧我行我素。

    时间转眼又到了星期四的傍晚。

    这天天空阴沉沉的,一改往日的晴朗。洛慕吃过晚饭,又只身一人走上了那条小路。西边的天空不再有夕阳西下的景象,鸟儿似乎也被沉闷的天气影响,不再发出清脆的鸣叫。花坛在树林的笼罩下显得暗淡。

    洛慕已经不抱希望了,他不认为紫雨还会再次出现。那次的相遇就像是一个梦境,梦醒无痕,再也找不到梦里的踪迹。也许,这里的风景才是他到来的唯一理由吧,至少洛慕是这么想的。他在花坛边坐下,依旧盯着那棵老树出神。

    “洛慕——”他耳边传来一声娇滴滴的互换。洛慕转过身来,看见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女孩站在小路的尽头看着他。洛慕不敢相信,他揉了揉眼睛。这回他才确定,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上周坐在这里哭泣的女孩——紫雨。此时的紫雨完全没有上周的忧郁气质,她微笑着看向洛慕,仿佛来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约定。

    “紫雨,你来了。”洛慕见到她,原本茫然的心突然变得开心,像是久别后的重逢。

    紫雨脸上依然泛着微笑,但一种淡淡的担忧若隐若现。

    “你在这里等了多久?”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关切。

    “一个星期,原本以为你会来。”洛慕淡淡地说。

    “你为什么等这么久?是等我吗?”紫雨又问。

    “这……其实,这里的风景很好,很幽静……”洛慕有些语无伦次了。

    紫雨没有再说什么,她默默地走向花坛,坐在洛慕身旁。这时,原本阴暗的天空飘下丝丝细雨,雨滴打在他们身上,丝丝凉意扑面而来。

    “走,我们去那边屋檐下避避雨。”紫雨不由分说,拉起洛慕的手向小路跑去。洛慕一时踉跄,险些跌倒,但很快跟上了紫雨的步伐。

    雨越下越大,不到半分钟,豆大的雨点就如断线的珍珠一般落了下来。天完全黑了,在无边的雨夜里,紫雨和洛慕就这样拉在一起,奔跑在学校的大路上,频频引来路人的目光。

    他们终于来到一处屋檐下,这是学校的医务中心,现在已经关门,但门没有锁,里面还亮着灯。他们走进去,在等候室的桌前坐下,大口大口地喘气。雨点噼里啪啦地敲打着窗子,洛慕看向窗外,一切树木花草都在雨水的冲刷下变得有些无力。

    “为什么拉我来这里?”洛慕看向紫雨,满是好奇。

    “因为这里安静,就像晴天的花坛,不会有人打扰到它的静谧。”紫雨站起,走到窗边,看着漫天的大雨。半晌,她回过头,借着屋内昏暗的灯光,注视洛慕:“我今天听到了一些你的情况,所以赶过去。听说你一个星期无精打采,每一个晚上都在那里度过。”

    洛慕怔了怔,缓缓说道:“你说过,你每天都在那里……”说着又止住了,他感到有些难为情。紫雨面带忧虑,继续看着窗外的大雨:“那天我是说了这句话,但其实,我只有星期四才会在那里。”

    “那你为什么说是每天呢?”洛慕疑惑不解。

    紫雨没有回答,而是从窗前回到桌前坐下。过了一会,她才开口:“星期四,只是你们七天中最普通不过的一天,但对我来说,它就是我的全部生命。”

    “全部生命?”洛慕更加不解了。

    “是的,你相信吗?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时空,这些时空里分别有不同的人。绝大多数人生活在最大的连续时空里,在你们的时空,一个星期有七天。但是,还有一些人只能在七天中的一天出现,就像我。”

    “七天中的一天?也就是说,过完星期一,还是星期一?”洛慕眼中透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是的,可以这样理解。就像我,我的时空在星期四,那么我每天醒来都是星期四。你相信吗?对你来说一个星期前的相见,对我来说就在昨天。我睡了一觉,然后又见到了你。”紫雨看着洛慕,表情严肃,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听到这样的说法,洛慕一时不敢相信。这与他原本的世界观相差太远了,如此神奇的事情,像极了科幻小说里的世界。但听紫雨的语气,好像她并不在说谎。也许,也许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事?可是,……

    洛慕陷入了更深的沉思之中,直到紫雨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洛慕,你怎么了?还好吧?”洛慕抬起头,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对周围的世界有些陌生。

    “我还是不敢相信你的话。”洛慕幽幽地说。紫雨笑了笑,丝毫没有半点苦恼的样子:“你不敢相信,说明你听进去了,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我不强求你相信,因为任何人听到这番话大概都不会相信的。你能听我说,我就已经很感动了。请不要把我说的话告诉别人,好吗?”

    洛慕也向她笑了笑,让她放心,他绝对不会说出去。

    他们开始聊一些轻松的话题,从学习聊到电影,再从电影聊到小吃、音乐等等。时光转瞬即逝,窗外的雨也渐渐停了下来。

    紫雨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离午夜十二点很近。她脸上又浮现出忧郁的神情,低声对洛慕说:“洛慕,我要走了,我们的时空马上就要分道扬镳,过了十二点,我就会消失在你的时空里。不过你放心,下个星期四,我们又会相见在这个交错的时空里。对于我来说,那就是明天的事。”

    洛慕眼里闪过一丝不舍,他说:“如果真的要到下个星期四,那我还是在花坛边等你。”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他们并肩走出幽暗的等候室,远处传来了午夜零点的钟声。

    就在洛慕回头的瞬间,周围俨然不见了紫雨的身影。“紫雨——紫雨——”洛慕连喊了几声,可是四周一片寂静。

    夜晚的风吹在洛慕的脸上,雨后万物格外清新,空气中有潮湿的气味飘来。洛慕拍了一下自己,确定自己没有做梦,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但刚刚发生的一切又多像一场梦呀,是、那么虚幻,那么缥缈,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四)

    此后的一周,洛慕仿佛丢了魂一样。

    有时候一个人在路上走着,他会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望一望四周,才发现自己走过想去的地方。有时,洛慕甚至听不见朋友喊他的名字,往往直到被从背后拍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有时候忘记吃饭,忘记上课,终日坐在书桌前,目光呆滞。

    他对他所经历的一切感到深深的不可思议,他不相信自己出现了幻觉,又对不同时空的交错之说感到荒诞。不论如何,这些都极大程度上冲击了他那原本完整的世界观。

    时间又一次到达了星期四。

    洛慕在紧张和期待中度过了一个漫长的白天,他知道,今天又将是与紫雨相见的日子。现在,他已经不知不觉相信了紫雨的话。

    那个黄昏,天空中万里无云,夕阳发出血一样的光染红西方天际。洛慕早早来到了那个寂寞小路尽头的花坛边,他看着暗红的天空,心情很舒畅。因为早已和紫雨有了约定,他相信她一定会来。

    “洛慕。”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洛慕转身,只见紫雨身着淡黄色衬衫和白裤,俏生生地站在小路上。“你来得好早啊!”紫雨笑着说,声如银铃。

    “我其实才来,刚刚看了一会风景,你就来了。”洛慕有些害羞,他把目光从紫雨身上移开。

    紫雨也不再多说什么,她走到洛慕身旁坐下。“你今天的衣服好漂亮。”洛慕的脸有些红晕。紫雨抿嘴一笑,对洛慕嗔道:“那你为什么每天都穿相同的衣服呢?”洛慕尴尬地笑了:“我从来不关心自己穿什么衣服,因为没有人会注意我。”

    紫雨收起笑容,侧过头看向洛慕:“又听说你又萎靡不振了一周,看来我不该在你面前消失……”洛慕听了,心里不是滋味,他缓缓说道:“你不必自责,我心甘情愿这样。有一些事情,知道总比不知道要好,知道你说得是真的,知道世界原来这么奇妙,这就够了。如果一直蒙在鼓里,永远只知道属于自己的世界,那生命是多么没有意义。”说完,他脸上浮现出认真的深情。

    “也许是吧。”紫雨低声说,她话锋一转,“说了这么久,我都感觉有些饿了,我还没有吃晚饭呢。”她一脸撒娇地盯着洛慕。

    “我也没吃,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学校门口有一个沙县小吃听说很好。”洛慕说。

    “好啊,那我们马上去。”紫雨高兴地站起,拉着洛慕向小径走去。

    他们并肩走在校园的小道上,引来很多同学的目光。大家都惊诧,学校怎么还有这么漂亮的女生,他们好像从未见过。他们走着走着,就听到前面传来向阳的声音:“洛慕——”洛慕看去,见向阳和另外几个朋友迎面走来。他们向洛慕挥手,洛慕也向他们挥挥手,又点了点头。向阳微笑地看着紫雨,眼神里有一丝惊讶,但他们没有再说一句话,就与洛慕和紫雨擦肩而过。

    天渐渐黑了,夜晚的校园空气清新。洛慕和紫雨站在校门口,看着门外川流不息的现代都市景象。霓虹灯闪烁着绚烂却诡异的光芒,马路上车来车往。街边,一家家店铺迎来了夜晚客流高峰期,饭店里更是人头攒动、灯红酒绿。远处传来节奏感十足的音乐声。这里的感觉太不一样了,与小径花坛的清幽迥然不同,到处是充满虚浮的热闹。

    走在这条喧闹的街上,更显出洛慕和紫雨两人的孤独。这是一种“遗世的孤独”,他们身边,没有高声谈笑的朋友,也没有殷勤接待的服务员。仅有的,是他们彼此,就这样手拉着手,走着,似乎一场永无终点的旅程。他们不属于这里,不属于灯红酒绿的都市,不属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只是匆匆的过客,完全被排除在这喧嚣之外。

    紫雨下意识地握紧了洛慕的手。

    洛慕看着周边的人流,说道:“这就是大都市的繁华如梦呀,有时候,真的想要逃离现代文明,它太浮躁了。难道像这样的城市里真的没有一片安静的土地吗?”

    紫雨也看了看周围的景象,反驳道:“怎么会没有?我们学校里的那条小路,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当我们身处清幽之地,就可以忘了自己还在城市里,闪烁的霓虹和拥挤的人群对我们来说不存在。”紫雨的话让洛慕想起一句诗,“人道我居城市里,我疑身在万山中”,本来是写苏州园林的,但他一直认为其中的玄妙不止于此。

    紫雨继续说:“我就知道,这座城市里有一个满是绿草和鲜花的公园,有很多人工作累了,就带着帐篷或者桌布,到那里安静地待上一天。那里没有喧闹,只有鸟儿的歌唱和蜜蜂的飞舞。”

    “真的?我想去看看。”洛慕眼里满是向往。

    “好啊,如果你愿意,下个星期四,我们下午见。”紫雨笑了,笑得很开心。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他们终于到达了沙县小吃店。

    紫雨叫了一笼热腾腾的烧麦,洛慕则点了一份米冻皮。“你怎么吃这么少?”紫雨问洛慕。“我没什么食欲。”洛慕说。

    这时,紫雨目光一沉,脸色变得很难看。洛慕忙问:“怎么了?”紫雨压低声音,凑在他耳边说:“刚刚进店的那个男生,我不想让他认出我。你坐过来一点,帮我挡一下。”

    洛慕闻言,立刻向紫雨那边靠了靠。

    但是耳边还是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紫雨,又见面了。”

    洛慕抬起头,看见一个长相平平但头型帅气的男生站在他们桌前。那男生身着黑色短袖,神色中带着一种略带嘲讽的微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哟,这才几天呀,又有新欢啦。看来你果然是个渣女。”那男生的声音阴阳怪气。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我已经说过了,我们没有半点瓜葛,日后相见,就是陌生人。”紫雨的语气冷若冰霜。

    “是啊,我可以不管你,但你不可以再祸害其他人了。”那个男生的目光转向洛慕,“同学,你不要被她骗了,我告诉你,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女。”

    洛慕怔住了,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只见洛慕伸出手,一把把紫雨抱在怀里,紫雨也主动把自己的头贴到洛慕胸口。做完这一切,洛慕冷冷地对那个男生说道说:“不管你怎么说,她都是个好女孩。我爱她,不允许任何人污蔑她。”

    只见那个男生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但那种表情转瞬即逝。他一脸嫌弃地说:“好吧,你不相信我,那你就和她在一起吧。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她不是你想象的样子。”说完,他转身离去。

    洛慕在他走后,愣了很久。紫雨一直躺在洛慕怀里,像是睡着了。此时的气氛凝固了,他们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洛慕把紫雨从自己身上扶了起来,看见紫雨脸上满是泪花。她哭得梨花带雨,一如洛慕初见紫雨的情景,唯一不同的是,紫雨没有像上次一样在洛慕面前止住哭泣。

    洛慕伸手,用袖子给紫雨擦了擦眼泪:“别哭了,既然事情已经结束,就不要去想了。”紫雨伸出双手抱紧洛慕,带着哭腔低声说道:“你说你爱我,是不是真的?”

    洛慕被突如其来的质问惊得面容失色。

    空气仿佛凝固了,只听见“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是真的,从看见你的那一天起。”洛慕说完,长舒了一口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他们手挽着手,走出了小吃店。时间不早了,那条街头的人流稀疏了很多。此时的城市,呈现出另一番奇异的景象:霓虹灯依然在亮,但曾伴随它响起的人流声却偃旗息鼓。略显空阔的街上,传来悠扬的音乐声。路上有时会传来汽车沙哑的鸣笛。此外,就只剩下昏黄的路灯和耳畔的风声。

    他们俩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谁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最后,他们在路边一张寂寞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洛慕问:“我们在一起了吗?”紫雨说:“是的。”

    洛慕似笑非笑:“我怎么感觉,一切都像在做梦?”紫雨淡淡地说:“我也是。”

    “你和他,是,怎么分的?”洛慕轻轻地问,语气中满是犹豫,他多么害怕伤害她,给她伤痕累累的心又一次打击。

    “我们输给了无尽的时间和无尽的空间。”紫雨说,语气中满是伤感,“我们的时空相差得太远了,准确地说,是我与你们。”

    “当初的海誓山盟,到头来,全都败给了遥远的时空。”

    “你说你从看见我的第一天起,就爱了。我何尝不是如此?那天,你坐在我的身边,我能感觉到你理解我,你和我向往同样的东西。但是,我真的怕……”

    “别说了,”洛慕连忙打断,“就算时空再遥远,那也是你对于我的遥远,绝不是我对你的。你在七天中只出现在一天,那我就用剩下的六天准备与你的相见。你每天醒来,都会看见我,看见一个全新的我出现在你的面前。”洛慕说得很坚定,像是在发出至死不渝的誓言。

    紫雨笑了,她笑得很甜蜜。她面向洛慕,张开双臂。“洛慕,抱紧我。”她说得很轻柔,像是祈求,又像是许愿。

    他们紧紧相拥在一起了。街上变得出奇得寂静,昏暗的路灯像是许愿的蜡烛,发出暗淡但饱含希望的光。

    “十二点的钟声马上就要敲响了,洛慕。答应我,别松手,你要一直抱着我,直到我消失。”紫雨把头埋在洛慕怀里,对着他的心口说道。

    “好,我一定。六天以后,我们又会相见了,对你来说,那就是明天的事。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一起去那个开满鲜花的公园。到时候,我就在这条长椅上等你。”

    “一言为定。”紫雨坚定地说。

    洛慕闭上双眼,他感受到紫雨的身躯一点一点在他的怀抱里消失。他紧紧抱住紫雨,丝毫不敢松手,他多想把紫雨留在他自己的时空中啊。可是,紫雨的重量片刻之间就消失在无边的黑夜里,洛慕睁开双眼,长椅上只剩下他一个人。街上已经鲜有人迹,连来往匆匆的车辆也销声匿迹。

    洛慕一个人走在街上,与街边的路灯为伴。学校里漆黑一片,宿舍楼也只剩下几处零星的灯火。那条白日里幽静的小溪,现在则显得阴森。夜风吹来,溪边有重重的残影。月光洒在溪水中,被打碎成稀稀落落的线条。

    他回到寝室,室友还在高声讨论学习上的问题。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参与他们的讨论,而是直接躺在床上。洛慕有强烈的感觉,他并不属于这里。

    (五)

    又是一个,没有紫雨的星期。时光在此时陷入蛮荒,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这漫漫六天的。他一直把自己锁在室内,拼命地强迫自己写作业,然而,他无心做任何事,频繁地错过各种截止期限,挂掉一次又一次随堂测验。洛慕知道,自己的行为非常不对,但他无力改变。他曾让朋友们监督他学习,但朋友们很快感到无能为力。洛慕陷得太深了,他的理性告诉他,他不能这样,但此时,他的感性摧毁了他的理性,让他无可奈何。

    周三的早上,洛慕的寝室外传来阵阵敲门声。洛慕迷蒙着双眼,打开门,只见向阳抱着篮球,笑盈盈地站在门外。“洛慕,看你萎靡不振快一星期了。今天早上没课吧,走,我们一起打篮球去。”洛慕似要推辞,但向阳不由分说,一把拉住洛慕就往外走。

    清晨的阳光温和地照在大地上,也照在洛慕和向阳的身上。他们顶着晨风,向操场走去。一路上,他们很安静,仿佛认真听着周围树上的鸟鸣。

    向阳首先说话了,他关切地问:“洛慕,你最近成天唉声叹气,到底怎么了?”

    洛慕愣了片刻,叹了一口气:“最近,我可能要出大乱子了。”

    向阳转头看向洛慕:“什么大乱子?说来我也可以帮你看看呀。”

    洛慕摇摇头,沮丧地说:“唉,算了,不说了。”

    向阳也没多问,他们已经到了球场。球场上已经聚集了一些人,他们很快完成了分组,开始对战。洛慕看着满场跑来跑去的人,脑海中眩晕一片,腿脚像灌了铅一样,行动迟缓。半个小时下来,洛慕连碰都没有碰过球一下。他有些苦恼,正走神间,只听向阳一声大喊:“洛慕——小心!”瞬间,洛慕感到了钻心的疼痛,篮球砸中了洛慕的后脑,洛慕只感到“嗡”的一声,就失去了知觉。

    ……

    不知过了多久,洛慕睁开双眼,只感到面前天旋地转。他努力定了定神,看见自己坐在一张雪白的床上,屋里亮着白色的灯光。洛慕下意识地看向窗外,只见窗外一片漆黑,只有几盏路灯发出昏暗的光。耳边传来向阳的声音:“洛慕,你醒啦。”“这是哪?现在是几点了?”洛慕虚弱地问。“这是学校的医疗中心,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昨天早上你被篮球昏过去了,后来我们叫救护车把你送去了医院。确定了没事之后,你又被送回了学校。今天是星期四,现在快十一点了。”

    “什么?星期四?”洛慕不由一惊,顾不得身体虚弱,掀起被子翻身下床,二话不说就向外面飞奔而去。向阳被他这一举动吓坏了,连忙大喊:“洛慕——洛慕——你去哪?”可是四下早已不见了洛慕的身影。

    洛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速度,他的身体虚弱至极,但是跑起来依然似一阵风。他跑过空无一人的校园小道,来到小溪边。溪水依然静静地流,仿佛从未有人打扰它的静谧。晴朗的夜色泛起丝丝寒意,所有的一切披上一层白色的霜衣,在月光的映照下银光闪闪。草坪周围昏暗的树木十分幽静,灯光让一切都亦真亦幻。

    洛慕跑到花坛边,感到莫名的失望,那里空无一人。

    在哪?洛慕想起了上个星期他们临别时说过的话——“我就在这条长椅上等你。”他立即调转方向,向校门之外跑去。

    霓虹灯闪烁的街边,冷冷清清。耳畔只剩偶尔经过的汽车呼啸。洛慕向路前进的方向望去,那条路就像一条通往神秘世界的隧道,一直延伸,直到消失在漆黑一片的天空里。

    洛慕终于到达了那条约定的长椅。此时的长椅,空空如也,只有路灯发出的白光照在上面,在地上投出淡黑的阴影。洛慕实在体力不支了,他无力地瘫倒在长椅上,大口地喘息着。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竟然以这样的方式,错过了与紫雨的约定。

    漫无目的地漫步在长街边,此时已经接近零点,他对紫雨的出现不抱希望。

    他感到一阵强烈的晕眩,身体支撑不了自己的重量,摇摇欲坠。他晕头转向地走向街心,忽然听到一声刺耳的鸣笛,吓得跌倒在地上,随之腿上传来钻心的疼痛。

    ……

    洛慕又晕了过去,他感到世上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冥冥中,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洛慕——洛慕——你是怎么了?不要吓我呀!”洛慕几经挣扎,终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一张模糊的脸庞逐渐清晰了起来,是紫雨,真的是紫雨。只见紫雨的脸上满是泪花,面色苍白憔悴,恍惚中,有动人心魄的美丽。洛慕伸手,帮紫雨擦了擦眼泪,轻轻把她揽在怀里,柔声安慰道:“别哭了,别哭了。你看,我现在好好的,不是吗?”紫雨止住哭泣,双手捧起洛慕的脸颊:“你怎么这么傻?刚刚出院又疯跑,万一……”她顿住了,不敢说下去。洛慕无奈地笑了笑,也不回答,过了一会,才又幽幽地说:“我睡了一个星期吗?今天——是不是——星期四?”紫雨面转忧郁:“你只睡了一天,今天是星期五。我今天一醒,就发现时空出现了错乱,今天是星期五。我想,你等不到我,应该会很心急的。没想到,你出了这样的事。”紫雨说着,眼圈又红了起来。

    “咳——咳——”几声清脆的咳嗽打破了周遭的静谧,洛慕这才开始注意所处的环境。他们此时正在医院的房间里,窗外已经漆黑一片,朦胧的路灯把树枝的影子映在窗台上,屋内的灯光很亮,整个病房里,只有洛慕的一张病床。向阳站在病房门口,正凝望着他们俩。

    他们连忙松开了彼此接触的肢体。

    “嗯,那个,我简单说几句吧。洛慕,你现在轻度骨折,伤势并不深,可是那天篮球的撞击让你的脑部出现了一些损伤,所以你感觉到眩晕,当时你迷迷糊糊走上车道,才被车撞了。刚刚我去问了医生,不要紧的,修养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向阳用冷静又充满活力的声音说。

    “谢谢你了,向阳。两次都是你在照顾我,我不真知道怎么报答你才好。”洛慕的话中充满愧疚。

    “唉,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啊。我们多好的兄弟啊。行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们继续聊。拜拜。”向阳向洛慕和紫雨挥了挥手,就转身走出门去。

    屋内又剩下洛慕和紫雨两个人相对而坐,远处传来阵阵蛩鸣。

    紫雨又拿起洛慕的手,放在自己怀里,她满脸忧郁地说:“洛慕,我真的好害怕,……”

    “别说了,”洛慕打断她的话,语气中带着坚决“我在这里,好好的。而且我向你保证,不论你何时出现,出现在何处,我都会立刻赶过去与你相见,即使你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紫雨把头靠在洛慕肩上,低声说道:“最近,我的时空发生异常越来越频了。以前几年都不会有一次,可是现在,三个月内变化了两次。这就说明我们的时空相差得越来越远,我真怕有一天,我会彻底消失在你的时空里,像一颗耀眼的流星划过天际,然后,消失在无边的黑夜里。”

    洛慕沉默了,他闭上双眼。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此时的他,在心中默念着一句话:“紫雨,如果那样的事情发生,你还会记得我吗?”

    他们依偎了许久。紫雨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轻轻说道:“洛慕,我要走了。”说着,她离开洛慕的肩膀,缓缓起身。

    “洛慕,如果有一天我彻底消失,你还会记得我吗?”紫雨背对洛慕,幽幽地问。

    “紫雨,我不会让你消失的……”

    “回答我呀。”紫雨声似娇嗔,回头看向洛慕。

    “我……”洛慕怆然,顷刻之后转为坚定,“会的。”那话语像是穿越时空,来自另一个世界。

    时钟走到了十二点整,紫雨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在床前。

    “紫雨——紫雨——”洛慕伸手去抓,可是四周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洛慕泪如雨下,像是永远失去了什么。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时空中,谁又能保证,这不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

    (六)

    洛慕很快出院了,但是,他并没有立刻投入正常的生活之中。

    他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泡在图书馆里。他耐心地翻阅书架上每一本关于宇宙时空的书,希望找到时空交错的只言片语。可是,他看到的每一本书,无一例外,都没有这种现象的任何描述。洛慕迷茫了,不同的时空真的会存在吗?如果存在,为什么没有人在书中记载过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弹指一挥间,时间到了星期五。这天清早,洛慕醒来,看见窗外正下着滂沱大雨。大雨打在栏杆上,发出此起彼伏的噼啪声,整个校园沉浸在巨大的水雾里。洛慕坐在窗前,看着玻璃上不断飘下的水滴,怔怔出神。

    他不抱希望地看了一眼手机,却被屏幕上的一条消息吸引了,那条消息的署名是“紫雨”。迫不及待地点开消息,洛慕看到一行字——“我在活动室等你”。

    洛慕匆匆忙忙地飞奔而去,甚至忘了带上雨伞。

    漫天的大雨中,猛烈的大风里,洛慕在路上飞奔,很快,他全身上下都湿透了。

    洛慕在一扇门前停住脚步,看向门里,只见身着黄色衬衫的紫雨站在门口,一脸笑意。他们紧紧拥在一起,过了很久才松开。

    “你冒这么大雨过来,怎么能不带伞?”紫雨抿嘴。

    “我是多么害怕失去你。”洛慕笑了,“你是怎么来的?这么大的雨……”

    紫雨犹豫了一下,怯生生地叹道:“我一醒来,就在这里。”她牵起洛慕的手,语气中夹着一丝哽咽:“洛慕,我的时空越来越诡异了。我真的害怕,如果有一天,我醒来,发现一个没有你的世界……”

    洛慕呆呆地看着紫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些誓言早已说了千万次,但是当真正的时空把他们永久阻隔的时候,他知道,那些话语,将会是多么地苍白无力。

    他们依偎着,坐在空无一人的活动室里。雨,落在窗前的花丛中,发出无力的声音。

    “我好饿呀,一个早上没有吃东西。”紫雨撒娇似地说。

    “你闭上眼睛,睡一会吧,睡着了,就不饿了。”洛慕似在开玩笑。

    紫雨笑了,但她还是闭上了双眼,像是相信了洛慕的话。窗外雨声嘀嗒嘀嗒,像极了催眠曲,紫雨很快进入梦乡。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四下已见不到洛慕的影子。

    哪去了?

    她走到门边,只见大雨之中,远处,一个奔跑的身影逐渐清晰。是洛慕!洛慕手上提了一只盒子,向这里跑来。

    “紫雨,你醒啦。”洛慕兴奋地说,“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说着,他把盒子递给紫雨。

    “蛋糕!”紫雨惊讶极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你的生日。”洛慕认真地说,“祝你生日快乐!”

    紫雨脸上泛起幸福的微笑,她笑得很甜蜜,像天上的仙女。

    洛慕忍不住咳嗽了。紫雨面转忧郁,关切地看着洛慕:“你淋这么大的雨……”

    “没事,我心甘情愿的。”洛慕尴尬地笑了。

    ……

    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笑着在一起。

    谁也不会想到,这是洛慕最后一次,见到他心目中的那个紫雨。

    一切都太美好了,美好得像一场梦境。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若没有发现可以走的路,就不要惊醒他。

    谁又能想象,梦醒之后,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七)

    洛慕已经连续好几个星期没有见到紫雨了。

    他拼命地寻找她,不断地给她发消息,但是电波似乎沉入深深的海底,没有丝毫回音。

    洛慕彻底疯了,虽然他无声无息。

    他像是进入了自己的世界,对外界的所有都失去兴趣。

    真的见不到她了吗?洛慕感到万箭穿心般的痛苦。他不愿意相信,他们的时空,真的失之交臂。

    终于,在一个周末的清晨,洛慕独自离开了校园。

    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情不自禁地向前走,沿途的风景、过往的行人,在他看来似乎并不存在。他感到自己并不属于这个时空,周围的一切,好陌生。

    远处传来阵阵钟声,隐约间,缥缈的梵音飞进洛慕的耳朵。

    是寺庙吗?

    洛慕加快了脚步,想一探究竟。

    远远看见两扇破旧的木门,木门大开,上方有一块牌匾,但匾上的字却被风化得看不清了。

    洛慕走进寺门,见到一个卖香火的僧人正静静地坐在门边的椅子上,闭目养神。

    门内的景象别有一番天地,一座古朴的大殿出现在眼前,大殿的砖瓦是绿色的,殿前立了几扇古色古香的屏风。大殿之中,隐约看见三两个和尚正背对着殿门,念着经文,那声音平静、安详,使洛慕那茫然的心变得恬淡起来。

    洛慕在那里站了很久了,大殿中的梵音渐渐消失。

    “施主,您在这里驻足许久,足见耐心非常人能及啊。”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和尚出现在洛慕面前,只见他一身袈裟,须发皆白。

    洛慕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我看施主眼中似有无限的疑惑,无妨无妨,你随我来喝一杯茶吧。”

    说罢,老和尚领着洛慕来到后院的一间茶室中,为洛慕沏了一杯淡茶,随后拿起笤帚,开始扫地。

    洛慕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老僧扫地的动作。一个恍惚间,老僧连同他手中的笤帚,一齐消失了。洛慕慌忙站了起来,疾步走到刚刚老僧消失的位置,可那里却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大师——大师——”洛慕激动地喊,他环顾四周,见屋内陈设,并无异常之处。

    一阵爽朗的笑声从洛慕身后传来,洛慕连忙转身,只见老僧正坐在洛慕刚刚坐的位置上,朝他微笑。

    洛慕如获至宝,跑到老僧面前,兴奋地问道:“大师,您是不是,知道时空交错的秘密?”

    老僧缓缓摇头,脸上依然挂着笑意:“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这……怎么可能?”洛慕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那您刚刚怎么在我眼前消失了?”

    老僧笑了笑,慢悠悠地抿了一口茶:“其实我刚刚并没有消失,你看到我消失了,是因为你心乱了。”

    “心乱了?”

    “是的,心乱。只有心静,才能心安,才能看出世间一切真相。时间,是飞速流转的东西。一切皆流,想要在流动的光阴中捕捉时间的残影,只有自己静下来。”

    老僧顿了顿,又缓缓说道:“施主,老衲已经看出,你长期被一种东西蛊惑,所以看到的东西,有时候未必是世间的真相,你看到的,只是心相罢了。”

    洛慕听得不甚明白,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被什么东西蛊惑了。

    老僧将杯中之茶一饮而尽,又说:“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曾遇到过一些事情,当时,我以为自己什么都清楚,可是到头来,不过是蒙在鼓里,不知所以。”老僧面部微微颤抖,好像陷入了无边的回忆之中。洛慕有强烈的感觉,这位老僧,似乎心中还装着放不下的事情,并未脱俗。

    洛慕急切地说道:“大师,您说的话,我不太明白。就比如刚才,您明明是在扫地,可是为何我再次看到您的时候,您就坐在了这把椅子上呢?”

    老僧缓缓从椅上站了起来:“刚才,我一直就待在这屋里,听见你突然大喊大叫,我就把笤帚放下,走到你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这中间,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说完,老僧步履蹒跚地走出茶室,留洛慕一个人在屋里发呆。

    (八)

    洛慕陷入了更加深层的迷茫之中。

    最近,洛慕开始变得疑神疑鬼。他总是感觉自己看到了紫雨,但就在他想要跑过去的时候,那个身影却突然消失了。洛慕越来越有这样的感觉。

    而且,他还感觉,那个很像紫雨的身影旁边,似乎出现了另一个熟悉的影子。他一直想不起来是谁。

    不论在餐厅、教室,还是图书馆,洛慕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有时候轻轻一瞥,就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他尽量克制自己,让自己不去多想。洛慕坚信,如果紫雨再次出现,是一定会去找他的。

    洛慕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紫雨的尝试,他知道希望已经十分渺茫了,但是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他哪里知道,他想见到的,不过是一场无情的悲剧。

    那是一个初夏的傍晚。太阳的光辉一点一点地收敛,下沉,消失在地平线上,天空中的余晖依然闪烁着微弱的光。洛慕又一次来到小溪边,看着潺潺的流水流向远方。

    此时,桃花已经谢了,原本满是红花的树上生出茂密的绿叶。小树林依然浸没在无边的静谧里,有万古不变的风景。洛慕信步走上那条小径,其实这里,他已经来了无数次了。

    突然间,洛慕停下了脚步。他听见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小路的那一边飘来。

    洛慕太熟悉这个声音了,每天他在梦里都会听到千百次的。可是,他并没有迈出脚步。

    小路的尽头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那是一个男生,很爽朗、很阳光的声音。

    洛慕最终还是冲了过去,小路的尽头,花坛边,有两张熟悉的面孔——向阳,和紫雨。

    他们看上去多么亲密。

    紫雨躺在向阳怀里笑着,笑得很开心,向阳脸上也满是笑意,他看着紫雨,把她搂在怀里。

    要是没有洛慕的出现,这一幕是那么唯美,唯美到让人不愿意打扰。

    洛慕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那疼痛有如鞭子,深深地抽打在他的心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他感觉一切的具象意义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大脑一片空白,顷刻间失去了思维的能力,只得呆呆地站立在原地,像是一个冻僵的人。

    紫雨像是有一种特别的直觉,她转过身来,用一种天真的目光看向身后的洛慕,仿佛她还是个少不经事的孩子。此时的紫雨,就像一张纯洁的白纸,让每一个看到的人觉得楚楚可怜,除了,洛慕。

    洛慕终于回过神来,他冲到了向阳和紫雨面前。他用冰冷的语气说道:“你在做什么?”

    向阳扭过头,刻意回避着洛慕的目光。紫雨抬起头,面无表情。

    她笑了,仿佛是策划许久的计谋得逞,笑容浮现在紫雨的脸上:“洛慕,既然被你发现了,索性就摊开讲吧。我不过是和你玩玩,你居然真的相信了。”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洛慕强忍泪水,死死盯着紫雨的眼睛。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紫雨的语气丝毫不像在说笑。

    “不可能,我不信。”洛慕摇头,“你一定有事瞒着我,是不是时空又出现了问题?紫雨,你告诉我。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我说过,如果你在七天中只出现一天,我就用剩下六天准备与你相见……”

    “够了,别犯傻了!”紫雨轻蔑地笑了笑,“我实话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所谓的时空交错!你可真是好骗,我说什么,你就相信了。你看,你变得多听话呀。我告诉你我只会在星期四出现,你真的只在星期四才会找我。你相不相信,我对其他六个人也是这样说的?”

    洛慕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洛慕,也就只有你会相信这样荒唐可笑的东西了。你是不是太理想了,是不是根本还是个无知的孩子?我套路你,随便编一些话来哄你,你就越陷越深,最后连世界观都改变了不是吗?别再一片痴心了,做个正常的人不好吗?”

    “所以,你把我刷得团团转,自己却和其他男生在一起花前月下?”泪水顺着洛慕的脸颊流了下来。

    “没错!既然你都发现了,梦也该醒了。我就和你明说吧,我已经不想和你在一起了。”紫雨转过身去,背对着洛慕,冷冷地说。

    “为什么——为什么——”洛慕反复地念着。他不相信,但是眼前之景容不得他不相信。

    终于,洛慕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他抬手擦擦脸上的泪痕,用尽全身力气喊道:“我会在你的世界里消失!”说完转身,飞奔,消失在这条林间小径的尽头。

    ……

    “他不会再回来了。”紫雨幽幽地自言自语。

    (九)

    洛慕坐在山边的工地上,将脸颊深深埋进手臂的怀抱,发出阵阵呜咽。

    这里是学校里唯一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它远离喧嚣的人群,也远离幽静的小溪,唯一与之相伴的,是推土机的轰鸣和塔吊那天空中飘飘忽忽、投在地上的剪影。如果说小溪那边的风景是静谧的,那这里的景致就可以说是荒芜乃至凄厉了。它没有绿树,没有鲜花,也没有流水,只有黄土、机车和噪声。

    洛慕哭得十分肆意,不论他如何哭,也不会有人发现。朋友们都找不到他,他也拒绝与任何人联系。他只会每天午夜,悄悄地溜进寝室之中,趁着室友熟睡之际偷偷洗漱。每天中午和傍晚,洛慕来到宿舍的楼下,拿起送达的外卖飞奔而去,躲在工地上默默地吃。他不敢在人群中停留,因为他不想面对同学们的目光,尤其是向阳和紫雨。

    洛慕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可笑了。一位是他最好的兄弟,一位是他最爱的人,两个人双双背叛了他,将他耍得团团转。也许她从一开始就没有爱过自己吧?洛慕这样想着,他闭上双眼,久久不愿睁开。

    ……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一个月。天气渐渐暖了起来,此时正是城市公园人气很旺的时候。

    一个阴凉干燥的清晨,洛慕趁着宁静的校园尚未醒来,偷偷背起行囊离开了寝室。他没有惊动任何人,向那个“开满鲜花的公园”走去。既然已经没有了幻想,那这个世界上应该还有东西是值得怀念的吧。洛慕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何要去那个公园,作为和紫雨曾经的约定,那个公园似乎充满了魔力。他和紫雨阴差阳错,因为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将当初的约定抛到了九霄云外。当初的约定,难道注定是无法履行的约定吗?

    “我去了公园,算是了结了一桩心愿吧。”洛慕想。

    他来到了那个曾经向往的公园。这里的大多数鲜花已经凋谢了,在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坪中,大大小小的帐篷星罗棋布。这里是城市居民前来度假的胜地。几个三四岁的小孩子正在草地上奔跑嬉戏,他们天真烂漫、无忧无虑,仿佛还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个叫伤心东西。有人在草地上踢着足球,还有人在风中吹起了竹笛,曲调是那首熟悉的《画心》。

    “一阵风,一场梦,爱如生命般莫测,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看着你抱着我,目光似月色寂寞,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

    歌声来自于竹笛不同的方向,飘飘悠悠,与笛声相得益彰,仿佛两个永远不可能相见的人心灵相通,凭借相通的心意合奏出这样一首歌曲。

    洛慕站起身,看向歌声传来的方向。他觉得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千百次在他的梦里回响。

    身后的树下,站着一个让他无法面对的人——紫雨。

    紫雨身着粉色长裙,眼眶略红,倚在身后的树上,像是一个邻家小姑娘一般,让人爱慕又心疼。

    洛慕的脸上没有愤怒的表情,似乎一切的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他缓缓走向紫雨所在的地方,低下头,用一种忧伤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他不能忘记的人。四目相对,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

    “为什么?”洛慕终于开口了,声音颤抖,好像一个饱经沧桑的人,满怀凄凉之意,“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瞬间……”

    “没有……”紫雨低下头,不去正视洛慕的目光。

    “为什么?”洛慕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紫雨没有说话,她转过身去。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洛慕看到她的粉色长裙上掉下一个黑色玻璃瓶。

    紫雨连忙伸手想要去检,可是洛慕反应更快,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起那个诡异的黑色小瓶,牢牢握在手里不放。

    紫雨的脸上浮现出了惊慌的神情。

    洛慕缓缓将玻璃瓶拿到眼前,见到瓶子上面有三个显眼的字母——“LSD”。

    洛慕的脸上多了一丝怒意,神情好像幡然醒悟,又痛彻心扉,“怪不得,我会看见你消失在我面前。曾经以为,那种感觉多么真实,没想到,竟然都是虚幻的妄想。”

    眼泪不争气地从洛慕的脸上流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在紫雨面前流泪。

    曾经以为的眼见为实,原来都不是真的。那些曾经真实又梦幻的画面,那些曾经的点点滴滴,谁又知道哪些是真,哪些又是假呢?

    洛慕怀疑自己根本没有过一场这样的相遇,那些跌宕起伏的记忆,不过一场大梦。

    现在梦醒了,这个世界上也只剩寂寥了。

    紫雨也是一场梦吗?

    “洛慕,……”

    洛慕转身离去,没有回头。

    他已经不敢再相信了。

    (十)

    夜晚的星星像天空的眼睛,一闪一闪地照耀着灯火通明的大地。也只有在低纬度的天上,才能看到那早已消失的星空吧。银河边,天鹰座和天琴座隔岸相望,两个永远没有交集的星——牵牛星和织女星就这样挂在河岸边,像是人间的痴男怨女,苦苦等待心上的良人,却让等待变成永不兑现的约定。人间的故事总是那么柔肠百转,可是天上的星星却有亘古不变的幽情。那些动人的故事不过是凡人的附会而已吧?天若有情天亦老,星座用它广袤又深邃的目光,注视着大地上发生的悲欢离合、爱恨纠缠。

    洛慕坐在山边的小路上,怔怔出神。那条小路就藏在宿舍楼一旁那荒芜的草丛里,可以看到过往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但是却从未被人注意过。也许荒芜就是世界的法则,它们不会要求贫瘠的土壤开出绚丽的花朵,没有人注意的地方却遍览时间所有的喧嚣与寂静。

    “喂,在干嘛呢?”洛慕被背后的一个男声吓了一跳,站起身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人影从山边走了过来,那情景酷似恐怖片中的闹鬼场面。

    人影走到近前,洛慕才看清,那是他曾经最好的兄弟——向阳。

    向阳面带微笑,温和的看着面前的洛慕,似乎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从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破坏他们的情义。

    洛慕微微笑了,他并没有愤怒的情绪,那种微笑更像是自嘲,嘲笑自己的愚蠢和无知。他把目光从向阳身上移开,仰望头顶的天空,重新坐在了草丛里。

    “别伤心了,洛慕。”向阳语气中充满安慰,像一个感同身受的人。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我伤心是我的事,与她无关,也与你无关。”洛慕冷冷地说道。

    “你相信紫雨正在时空的某个地方,等你吗?”向阳的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像是没有听到洛慕的话。

    “够了,向阳。你们认为骗我骗得还不够吗?我是那么傻的人吗?知道自己被骗还相信这一套愚蠢的说辞,恐怕傻子也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吧?”洛慕面色冰冷,忽的起身向宿舍楼走去。

    只听见向阳在后面大喊道:“我说的是真的。”

    洛慕停下脚步,呆呆地站在原地,迟疑了。

    向阳跑过来挡在洛慕身前,眉宇间充满前所未有的认真。

    “你要是认为我已经不是你的好兄弟,那你可以选择不信。但是,有些话我是必须要说的,不说出来,我良心不安。她为了你付出这么多,你难道看不见吗?”

    洛慕怔住了,他不知道向阳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耐心地等他说下去。

    向阳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想想就可以明白问题的关键,时空是一个多么复杂的秘密,让人知道了会是什么后果?如果她不这么做,待她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之后,你又将如何?必定是千方百计前去寻找她。你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是她很清楚,她故意不告诉你,让我陪她演一出戏,只是为了骗过你!”

    洛慕瞪大了眼睛,嘴角微微颤抖。

    向阳拍了拍洛慕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洛慕,我告诉你这些只是为了让我自己心安。其实这些话说出口已经违背了我对紫雨的承诺,但是我不想看着你继续受着那种被欺骗的折磨了。洛慕,答应我,一个人好好地恢复正常生活,不要去想她了,好吗?”

    洛慕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眼圈已经通红,那模样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

    他擦擦眼泪,用力深呼吸了几口,努力平静却不能自持。洛慕开口了:“向阳,谢谢你告诉我。原本以为,一切都是虚妄的,我一直在自己做梦。现在我知道了,原来,我才是她的一场可望不可及的幻梦啊。”

    洛慕抓住向阳的手臂,轻轻地问道:“告诉我,她在哪里?”

    向阳摇了摇头,眼神中满是无可奈何:“我不知道……”

    洛慕抱头痛哭起来。

    ……

    猜你喜欢

    阅读感言

    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文章推荐
    深度阅读
    若人生只如初见 谢谢你,勾引我的男朋友 做父亲还是救世主 听听那冷雨 爱情究竟怎么了 立论 小情歌 人事档案费取消在即 需公开透明 桃之夭夭 鬼坟 探析《水浒传》中人物出场的文本 不必仰望别人,自己亦是风景 经典情感语录:有关爱情人生幸福 爱情,是一种恒温的幸福。 关于珍惜时间的励志名言大全 凭什么让你等到那个人 《湄公河行动》经典台词语录 拾忆 第八卷 二 金币变枯叶(续) 《我的父亲,我的儿子》经典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