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崖文学

主页 > 日志大全 > 经典日志 >

路在继续,而我在想念过往

时间:2021-03-05  阅读:  作者:章鱼小丸子

第二章:倾心

2014年8月24日天气晴转阴,在某个小区遇见了久违的小四。是不是他,我也不敢确定。那个戴白色口罩的男孩子,有着跟小四一样的眼睛,有着与小四一样的声音。好久好久没有一种强力的慌张感觉却在我看到那个酷似小四的男孩子的时候发生了。

也许他就是小四,也许是跟小四有五年没有见而想念的缘故吧,不管现在的他在何处,我都希望他能过的很好。我总是想让一些独特的人,独特的事物来倾入我心,好像倾入心这种事也是和人的感情一样,说不来。

谁会倾入你心?一个大不咧咧的女生?一个阳光幽默的男生?一个温文尔雅的淑女?一个安静冷酷的文艺男?或者是街头卖艺的大叔,或者是拾垃圾的年迈老人,又或者是为供孩子努力赚钱的父母。

我相信能倾入心里的,不是重要的人事就是不想忘记的人事,要么也是刻骨的记忆吧。

文章写到这,不禁让我想到个故事,这故事是说三个女孩的,她们分别叫蓉蓉、婷婷、沫沫。她们三个关系很要好,从小学到小学毕业六年的友谊。

  • 她们曾在一个小花园的空地里编着自己的舞蹈,那是她们的秘密基地。也曾偷偷的从家中拿过白酒,像古装剧中一样滴血喝血酒,拜把子。她们当时是那么的要好,也说过要一起上初中、高中、再考同一所大学,毕业后,一起工作,在租个公寓住到一起,就像爱情公寓那样。想象总是很美好,而现实总是与之相反。

    时间就好比一把万能钥匙,什么样的锁都能打开,同样也能改变一个锁的锁芯。

    初中三年,她们的关系便被这万能钥匙改变了锁芯。蓉蓉成了一位品学兼优的数学课代表,婷婷熟识了各种社会上的人,开始学着抽烟、喝酒打架,直到初二辍学了。那个沫沫,也就是我,浑浑噩噩的在初中度过了三年,最后也潇洒的离开了学校。

    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再也没有见过彼此。

    人都说岁月是把无情的刀,改变着人的情感,改变着人的容貌,改变着人的年龄,同时也改变人的思想。

    爷爷今年75岁了,大家都管他叫老张头。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爷爷奶奶这个词对来说是忽近忽远的。

    小时候总是会觉着自己在孙子里面,他们是最不待见最不看好我的,自然对我也没有哥哥姐姐那么好,所以那时候我不大喜欢爷爷奶奶,对爷爷奶奶也算是比较疏远的。

    后来也是到今天,我才知道其实爷爷奶奶对我是最好的。正因为疼我所以骂我说我,这恰恰应了打是亲骂是爱的俗话了。

    爷爷说:人活在这个世上很不容易,活到了他这个岁数无非就只图个家庭和气,大家都热热闹闹的在一起。人老了,就得数着过日子了,每过一天呢就珍惜一天,指不定哪天就会离去。

    我听了后,心里很酸,我一直强忍着眼泪跟爷爷讲好话,直到把他送上公交车,我的眼泪才从眼角流了下来。

    不是谁都可以倾心,不是特别就能倾心,但倾心的就一定是特别的。

    儿时的的友谊随着时间慢慢消失,又随时间慢慢结识新的友谊。爷爷奶奶的容貌随时间变得苍老,而我对于他们的感情也愈变愈固。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 天气晴,我在用电脑敲打着这些字,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要写点什么。后天27号,我就要离开家了,有许多不舍也有许多的挂念。

    haiyawenxue

    朋友啊!爸妈啊!老张头和他的媳妇啊!再见,珍重!

    猜你喜欢

    阅读感言

    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文章推荐
    深度阅读
    公招降温不能降人才招录“门槛” 响声大师郭德纲的搞笑语录 雷人凤姐的40条雷人语录 折枝 懦弱 一个失落的男人躺在废墟上 说走就走的勇气 欠一顿大餐 北飞北飞 关于感恩的名人名言 滴水之恩当 姑娘请不要再绑架自己 张悦然经典语录 第十二部 第十六节 清风流月淡眸哀伤 洛栾流水轻凝 蝴蝶代替不了鸽子 该有一些明净的事 又是一年春来到 胡思胡写 时光碎影 朱自清为什么“不平静”